029门业网

90后变成了"韭零后"? 来看看这三个宁波“小韭”的故事

时间:04-05/2021 13:39 | 点击次数:

  牛年开市以来,A股大盘深度回调,各类有关股市和基金的段子频频刷爆网络。wind数据显示,截至3月15日,年后“茅”概念已回调超20%。593只股票型开放式基金中,跌幅超10%的达461只,占比77.74%;跌幅超20%的已有155只,占比26.14%。

  去年7月发布的《中国家庭财富指数报告》显示,2020年上半年的新增“基民”中,30岁以下的90后占到一半以上。这意味着,本次行情中,90后成了妥妥的风暴直面者。这些涉“市”未深的年轻人自嘲喜提“韭零后”。2020年1月1日,记者加入了名为“宁波富豪联盟”的炒股同好群。一年多来,群员们在“一顿暴涨”的兴奋中膨胀,也在冲动中挑起“接盘侠”的重担,接受着不能“咸鱼翻身”就去闲鱼“卖身”的现实……

  从菜鸟到小V

  8位90后,人均手持10万元投资本金,约等于零的专业金融知识储备,在2020年的第一天喊出了“炒出百亿资产,走上人生巅峰”的口号,这就是“宁波富豪联盟”的成色。

  群主朱辉是临床医学专业的研二学生,2020年,他正式入市。朱辉每天都会在群里分享很多信息:有大V论股,有机构研报,有投资者交流平台的技术总结。

  互联网时代的“理财教育”与微信社群就像一对连体婴儿一般,如果你能从公众号、微博、雪球甚至抖音、B站看到一位投资领域的意见领袖,几乎都能顺藤摸瓜加入到他旗下的社群,这也是朱辉微信中不停冒着小红点的群聊由来,群聊价值从“大V粉丝公益群”到“包年38800元内部一对一指导群”不等。

  朱辉当然不可能花38800元包年,他只是一个靠奖学金维持日常消费的普通医学生,但他能混迹其中,也足以证明这些群名背后的荒诞色彩。

  或许是受多了专业人士的熏陶,朱辉是“强者恒强”理念的坚定追随者,在群里几个菜鸟只敢拿些小盘股练手的时候,他就已经敢用一半的仓位去追涨已经较低位起跳70%的高价股。凭借这份胆魄,在去年的市场氛围之下,他也是群员之中唯一成功实现资产翻倍的人。

  值得一提的是,如今,朱辉已经很少混迹那些奇奇怪怪的群聊,他开了自己的公众号,在毕业论文与毕业实习的夹击下,还坚持定期写几句复盘,在雪球平台上,已经是坐拥1200位粉丝的小V了。

  从“熊市渣男”到“牛市接盘侠”

  在“宁波富豪联盟”中,汪超也是一个重要角色。因为他是几个菜鸟中股龄最长的投资者,且他杀入资本市场的时机很妙,刚好是在2015年上证指数5000点的高位上,可以说,即使放眼整个“韭零后”团体,汪超也算是见过世面的。

  “你们知道这代表什么吗?我从5000点一度玩到2400多点,所有操作经验都是为了让自己在熊市生存,而非在牛市搏杀。”往昔峥嵘,汪超的热血似乎已经退潮,虽然自己曾在A股晦暗的几年中平稳落地,甚至还小有盈利,但这期间养成的操作心得也让他在去年火爆的行情中,摸到了“牛尾巴”。

  汪超有个绰号,叫“A股渣男”,用来调侃他买入股票后捂几天、赚几个点就跑的心态。对此,他曾多次表示抗议:“你们那是没体验过熊市的艰难,不知道落袋为安的可贵。”

  几年的股海沉浮,汪超悟到的精髓不多,“纪律”两字是其中之一。他选的股票一般都要符合四个条件——业绩有支持、行业有潜力、均线密集缠绕、长期低位盘整。千挑万选之后,又恪守着8%的止盈线。

  2020年,他持仓过的几只股票陆续翻倍,表现最好的那一只,从20余元/股的价格一度飙涨至三位数。只不过,这些热闹与汪超无关,在金子发光前,他曾沾沾自喜地退场,此后,便空余悔恨的泪水。

  当然,即便这样谨慎,也不能保证万无一失。互联网中“价值投资”“坚定持有”的声音与火热的行情相映衬,汪超终于下决心准备跟上牛市的脚步,在去年6月底的某一天,将剩余资金一把“梭哈”一只互联网医疗概念股。

  凭借着敏锐的投资嗅觉,在之后的14个交易日里,汪超果然稳稳吃到了近50%的增幅。如此,越发坚定了他“陪伴企业成长”的信念。可惜的是,这只股票在离历史新高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行情开始急转直下。

  眼看着盈利清零,甚至开始深陷,汪超也慌了。在某一段时间内,他手机里各个社交平台的搜索记录都是这个上市公司的名字。最终,算法的力量让他在抖音茫茫信息流中找到了这个上市公司一位管理人员,旁敲侧击公司的运营情况之后,得到了比较有说服力的积极反馈。

  在A股市场动荡加剧的背景下,新标的寻找变得艰难,汪超也就安心地把自己埋在这个坑里了。

  “其实我还是更喜欢熊市,牛市里充斥的声音太多了,心态很容易受影响。”虽然年初至今仍有近20%的亏损,但相比半年前,此时的汪超反而呈现出更为放松的状态。

  从“躺赚”到“躺尸”

  如果朱辉算学院派,汪超算实践派,那么,张怡更像是大多数“韭零后”代表。在她20余年的学习生涯中,接受的知识培训与金融行业相去甚远。之所以会投入资本市场的怀抱,不过是怀着一个朴素的“暴富”梦想。

  在过去的一年中,“宁波富豪联盟”交流热切,张怡也没有真的行动起来,一来是群里讨论的股票千奇百怪,二来则是自己工作时间都比较忙碌,往往跟不上操作。不过每到夜深人静,看着群里、朋友圈里的好友甚至小红书上关注的美妆博主晒着收益时,心里又总是痒痒。

  2021年伊始,张怡加入了豆瓣上的“用利息生活小组”,有人做过统计,这里聚集的组员有近八成是90后,去年的优秀行情吸引了同好的聚集,活跃程度甚至超过了豆瓣上的一些老牌娱乐向小组。

  工作2年,张怡手上有8万元存款,4万元存银行买理财,剩下4万元转到支付宝,为组里人气最高的2位基金经理张坤和葛兰一人投了1万元。

  “好歹和你们混了那么久,我也知道鸡蛋不能放一个篮子里的道理,剩下的2万元就供定投用,反正能支付宝操作,挺方便的。”张怡在群里透露自己投资动向时,还试图表现出专业素养。

  鸡蛋虽不放在同一个篮子里,篮子却放在了同一辆车上。过年前的几天,张怡还切实享受着理财带来的快感,但年后机构抱团股连续下挫就让这些明星基金遭遇大幅回撤。

热门排行